合山新闻网 - 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关于我们

合山新闻网-合山新闻

儿童失踪预警平台上线遭质疑 负责人:做更重要

时间:2019-08-30 10:05:06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整理

  电影《失孤》、“宝贝回家”网站、万人寻亲大会,这些不同的形式诉说着一个共同的社会主题:儿童被拐卖现象。

  11月20日是联合国设立的“国际儿童日”。2015年的这一天,由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联合腾讯公益发布的“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CCSER)”正式上线。

  这是国内首个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它可以帮助家长在孩子失踪后的“黄金3小时”内迅速发布预警,联合周边的志愿者(即关注了平台的微信用户)共同寻找。

  然而,平台上线后不久却遭到了不少媒体和家长们的质疑。

  “警民协作模式是必然”

澎湃新闻()记者从“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下简称CCSER)官方微信看到,该平台以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为依托,由下属专项基金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会全权负责运作的中国儿童失踪社会应急响应系统。

  澎湃新闻()记者从“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下简称CCSER)官方微信看到,该平台以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为依托,由下属专项基金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会全权负责运作的中国儿童失踪社会应急响应系统。

  据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官网介绍,该基金会是民政部直接登记主管的全国首家支持和发展社会工作的全国性基金会,是一家非政府组织。

  “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称,当孩子丢失时,安装该客户端的家长可以一键将孩子的体貌特征上报公安部门,让公安部门尽快获得走失儿童的详细信息。同时,家长可以“自行选择是否将走失儿童的信息共享给附近的志愿者”,以获取帮助。

  平台一旦收到共享指令,后台会将走失儿童信息推送给附近的志愿者。

  据介绍,平台可在失踪黄金3小时里,分别形成半径30公里、90公里乃至690公里的寻人。孩子找到后,家长可关闭儿童信息共享,保护孩子的隐私。

  CCSER负责人、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秘书长张永将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关注了该平台微信的志愿者数量已经超过百万。此外,CCSER平台手机客户端还没有上线,所以尚未开展走失儿童的信息发布和寻找。

  张永将是江苏人,2008年毕业于江苏警官学院,曾在基层当过两年刑警。此后,张永将致力于犯罪心理学的研究,对针对儿童的犯罪学也有深入了解。

  相关数据显示,我国失踪儿童找回率不足1%。在张永将看来,要找回丢失儿童,警民合作的方式是必然。

  “北京的警民比例可以达到1:300,但中小城市可能只有1:1500,而偏远地区甚至会达到1:3000。”张永将认为,在儿童走失的问题上,基层民警的工作压力往往非常大,“警察不是神,也是普通人”。所以,这项儿童安全社会保障制度需要人民群众的广泛参与。

  张永将告诉澎湃新闻记者,CCSER要做“中国版安珀警报”。

  安珀警报来自美国。据安珀警报官方网站介绍,1996年,9岁的Amber Hagerman在德克萨斯州阿灵顿被绑架后遇害。案发后,达拉斯一家广播公司联手当地警方做了一个早期预警系统,以帮助寻找被拐儿童。

  此后,该系统被推广到了全美。

  澎湃新闻记者发现,美国各地方网站上不时有关于安珀警报发起或解除的新闻。而在“Twitter”等国外社交软件上,美国网友对安珀警报有着不少讨论。

  有美国当地网友称,安珀警报可以让一个餐厅内所有人的手机都振动起来,而这个“有趣”的现象让大家都充满了责任感。更有网友直言,如果谁屏蔽了安珀警报的短信,那简直是“无法被原谅”。

  “质疑也是推动的良药”

然而,CCSER在上线后仅一天,便收到了不少质疑之声。

  然而,CCSER在上线后仅一天,便收到了不少质疑之声。

  澎湃新闻记者看到,某著名亲子微信公众号发文《不要使用“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在以下问题搞清楚之前》,提出五大质疑,矛头直指CCSER。

  文章认为,CCSER收集那么多用户信息的目的令人怀疑,用户的隐私得不到保护。同时,CCSER的民间背景让人不无法信任,其由用户自行发布预警的做法“极不规范”。

  据央广网报道,该亲子微信公号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个孩子走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不能为了一个小概率事件去搜集全局的隐私事件,“这是一个得不偿失的做法”。

  对于这些质疑,张永将表示非常理解。




2015-2018 Copyright © 合山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