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山新闻网 - 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关于我们

合山新闻网-合山新闻

亲历者忆列宁格勒保卫战:饥饿造成太多人伦悲剧

时间:2019-08-30 17:29:35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整理

  娜塔莎当兵时的老照片。

  烙印·列宁格勒保卫战

  手机扫二维码,专访亲历者,看战争史上惊天围城,苏联军民如何开辟“生命之路”。

  娜塔莎(1919年-)

  1919年出生于圣彼得堡,是列宁格勒保卫战的亲历者。在列宁格勒保卫战期间,先参加了警察队伍,在拉多加湖开通“生命之路”后,与其他500余名战友一起负责这条“生命之路”的警戒和维持秩序工作。她是目前仍在世不多的“生命之路”上的女兵。

  二战胜利后,进入当地工厂工作,直至退休。

  娜塔莎又做噩梦了。

  梦境还是记忆里那熟悉的场景:很多白色、蓝色的帽子,随着湖水荡啊荡啊,一直飘荡在岸边。然后,她仿佛看到孩子们在德军空袭后落水,不停地扑腾,还听到了孩子们凄厉绝望的呼叫……

  娜塔莎总是从这样的梦中被吓醒,再也无法成眠。老人今年已96岁高龄,亲历了列宁格勒保卫战。她说,如果问二战什么让她记忆最深刻,便是她曾拿枪守护的“生命之路”上的点点滴滴,当然,也包括这个经常出现在梦境,却真实又可怕的场景。

  饥饿围城

  德军占领不了列宁格勒,便围困列宁格勒,大封锁带给列宁格勒的是饥饿和死亡。娜塔莎看见面前的人因饥饿倒下,也亲眼目睹有人砍尸取肉。

  娜塔莎在自己的寓所里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战后的大部分时间里,这位老人一直住这幢已经有些年岁的筒子楼里。

  老人说她从未想过离开圣彼得堡,正如70多年前那样,即使德军兵临城下,有机会离开的娜塔莎也未曾想过要离开这座城市。

  娜塔莎给记者看了一张照片,那是她年轻时的留影,一个传统的俄罗斯姑娘,身着军装,眼睛很大、朝气蓬勃,那是她参加列宁格勒保卫战时的留影。

  当时,德军兵临城下,城市中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已奔赴前线。娜塔莎从高中开始就学习开枪。很快,教官就注意到这位年轻的姑娘,因为她的枪法特别准。

  “我特别想上前线”,娜塔莎说。她表示,当时列宁格勒的年轻人很少愿意留在城市中,都希望能奔赴前线为国家效力。

  “你看,我还是习惯称圣彼得堡为列宁格勒”,娜塔莎一边说一边笑起来。

  圣彼得堡是俄罗斯第二大城市,1924年为纪念列宁而更名为列宁格勒,1991年又恢复原名为圣彼得堡。

  然而,在1941年11月8日之后,列宁格勒的形势危急起来。德军占领了提赫文,切断了苏联从内地向列宁格勒运送粮食的线路,列宁格勒被德军重重包围,300万列宁格勒军民陷入到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饥饿之中。

  因为列宁格勒的象征意义,希特勒渴望重重地惩罚这座城市,因为苏军的殊死抵抗,希特勒发现自己不能实现完全征服,于是决定封锁列宁格勒,以便让饥饿配合,从而实现占领。

  娜塔莎亲历了这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大灾难。因为封锁,粮食成为列宁格勒最为稀缺的东西,居民的面包定量先后5次降低,到当年11月20日已经降至仅能维持人生命的最低限量:高温车间工人每人每天375克,一般工人和技术人员250克,职员和儿童仅125克。

  娜塔莎说,当时的列宁格勒城内,剩下的几乎都是女人,因为男人都上前线了,有人饿死了,亲人连将其送到墓地的力气都没有,只有请志愿者帮忙。

  娜塔莎说,饥饿造成了太多的人伦悲剧。

  一天晚上,娜塔莎去找姐姐,结果在一个小院子看见一个穿白衣服的男人,对方拿着斧头正在砍人——所谓人吃人在当时的列宁格勒不算什么稀奇事。

  今年5月,已96岁高龄的娜塔莎,在自己的公寓里接受新京报专访。她是为数不多的、仍在世的“生命之路”女兵之一。

  “生命之路”

  拉多加湖的冰上公路,在大封锁期间成了列宁格勒获取支援的唯一通道。娜塔莎和战友们守护着这条“生命之路”,除了负责警戒敌情和维持秩序,他们还要严密观察冰层的变化。

  德军三面包围列宁格勒,与内地的陆路交通线都被切断,拉多加湖成为这座城市能够从外界取得粮食的唯一通道。

  拉多加湖,是欧洲最大的淡水湖。它的南北长200多公里,东西最宽处达124公里,湖水最深处225米,平均湖深51米。它的湖水变幻莫测,常有可怕的风暴巨浪。

  娜塔莎回忆,随着1941年11月下旬,拉多加湖陷入冰冻期,水路也无法运进粮食,列宁格勒的粮食供应更加吃紧,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人因饥饿而死,大街上到处可见饥肠辘辘的人们。

相关文章



2015-2018 Copyright © 合山新闻网